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十方武圣 > 682 前方 下
最快更新十方武圣 !

    这片沙尘暴中据说隐藏着远比外围强悍很多的污染兽。

     所以一般部队的规定,是不允许小队随意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 但现在魏合所在的辖区已经解决了所有污染兽。

     在下次兽潮爆发前,这意味着魏合将不再有额外收入。

     也意味着他的药剂补充,可能会因此大幅度减缓速度。

     这是魏合所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 所以,他打算独自进去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 当然,促进他想要做这个行动的,还有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 魏合关闭殖体内部记录功能。蹲下身。

     嗤。

     殖体坚硬的外壳,居然就在这里,直接打开了所有防护外层。

     露出里面魏合毫无保护措施的皮肤面容。

     他的血肉表皮,瞬间便接触到了外界的污染辐射气息,以及狂暴的黄沙。

     但毫无异状。

     早在两年前,魏合吸收完影虫殖体后,便已经有了肉身在228星表面自由活动的能力。

     更不要说现在。

     因为殖体本身都有后门,随时可能被总部定位位置,还可能被打开后门录像监控。

     所以魏合不打算穿戴殖体进去。

     两年的时间,一年三月的穿戴殖体时间,已经足够他彻底完成了对暴风殖体的研究和摸索。

     所以,现在的他,血肉武道已经将暴风殖体上能够吸收的精华,能够用在自己身上的优化,全吸收进来了。

     也早已完成了这一级别殖体的模拟。

     另外,魏合一直疯狂的猎杀污染兽,其实还有一个更为隐蔽的原因。

     一个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 咔嚓。

     暴风殖体完全被从魏合身上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 他单手一抓,无数黄沙在引力的作用下浮起,覆盖在全身各处,编织成一套黄色风衣一样的衣服,遮住身体。

     然后,魏合视线看向脚下地面。

     地上的黄沙顿时旋转,塌陷,很快浮现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 暴风殖体被埋入坑中,悄然藏在这里。

     做完这些,魏合才往前踏步,进入眼前的黑主母沙暴中。

     他要猎杀更强更多种类的污染兽....

     以此....来完成....

     哗啦!!

     刹那间,黑色风沙中迎面扑来一头一人多大的巨型苍蝇污染兽。

     这头污染兽有着碧绿的两个巨大复眼,其余和苍蝇没什么区别,就是个头大了点。

     它扇动着背后透明翅膀,以至少五倍音速的速度,狠狠扑向刚刚踏入其中的魏合。

     这是影虫级污染兽——绿蝇。

     其身上带有极强的剧毒,并且它的复眼有着极高的视觉感知能力,能够比人类多识别出十多种光谱波动。

     绿蝇以惊人的速度扑向魏合面部,只要被它扑中,它锋利的口器便会第一时间往对方体内注射剧毒和虫卵。

     被注入虫卵的生物,不超过十分钟,就会成为孵化的温床,有小型绿蝇破体而出,吞噬血肉,迅速成长。

     这也是绿蝇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 嘭!!

     魏合猝不及防下,正好被绿蝇狠狠扑中面部。

     噗嗤!

     血水撒了沙地一地,很快被风沙掩埋消失。

     而在原本应该被扑中脸的魏合身上。

     他的右肩上,不知道何时,血肉急速隆起,扭曲,增殖,长出一株巨大的脸盆大小的血肉食人花,一口将飞来的绿蝇整个囫囵吞进一半。

     绿蝇硕大的身躯被食人花尖锐的牙齿咬成两半,然后一点点的将前半截往肚子里吞进去。

     绿蝇强大的生命力,让它在血红食人花的肚子里疯狂挣扎,试图逃离。

     但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 食人花的力量是基于魏合。

     以魏合现在的实力,血肉武道可能速度比不过暴风殖体的最高十倍音速。

     可在力量和防御上....再来是个暴风殖体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 很快,被咬断成两截的绿蝇,便在一阵淅淅索索的咀嚼声中,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 就连溅射出来的血液,也被风沙掩埋。

     魏合看了眼身上长出的食人花。

     花分为花苞,花杆,叶片,三部分。

     它们根植于自己肩膀。表面就像被剥了皮的血肉,血红色还能看到里面流动的血液和肌肉。

     花苞一开一合,里面隐隐能看到有无数尖锐的黑牙齿,密密麻麻生长在花苞内腔。

     这是他从一次狩猎的污染兽食人花身上学到的优化细胞基因。

     那种名为血肉食人花的污染兽,有着极其强悍的咬合力和消化能力。

     无论什么样的剧毒生物,它都能轻而易举的将其吞噬,消化,化为自身营养。

     魏合也是当时机缘巧合下,想到,既然他能模拟任何生物,为什么就不能模拟污染兽呢?

     污染兽千奇百怪,很多都有着不同的特别能力。

     同级别下,污染兽单体远不如殖体强大。它们都是以数量取胜。

     但这不代表污染兽的各种能力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 魏合当时尝试了一下,居然当真成功模拟出了血肉食人花的细胞组织结构。

     并因此,获得了这种拟态能力。

     其实刚刚他可以等绿影扑到自己脸上,直接将自己头部的血肉化为食人花,吃掉对方的。

     但魏合嫌弃恶心,没这么干,所以以肩膀的血肉拟态出食人花,吞噬污染兽。

     ‘暴风殖体对我已经没有用处了,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灵能积累,和度过三个关卡时间。这么长的时间,白白浪费岂不是太可惜....’

     所以魏合的打算,是收集一下污染兽的各种能力,看看能不能往自己的拟态基因库里,收藏到一些作用更好的能力。

     说白了,污染兽其实就是当年真兽的强化版本。

     真兽的本质,就是污染兽的辐射污染,衍生出来的怪物。属于污染兽的子体弱化版。

     当年的玄妙宗真人,就有收集真兽能力天赋的功法,那么现在,魏合也自然能用自己的办法,收集污染兽的能力天赋。

     他不需要完全复刻,只需要记忆下污染兽能力天赋的信息,在需要时,从自身基因库中迅速模拟出来就行。

     当然,常驻各种能力在身上,会节省很多能量和时间,但这样不利于魏合在人类社会的隐藏和生活。

     所以收藏进基因库是最好的选择。无非就是需要用时,多费点能量再长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 收敛心神,魏合快步在风沙中前行起来。

     四周都是黑色风沙,看不见天空,只有脚下一米多点的位置能看清。

     魏合一边走,一边模拟刚刚猎杀掉的绿蝇的复眼细胞。

     很快,他忽地脚步一顿,黑色双眼瞳孔中,缓缓生长出一层全新的绿色复眼细胞。

     新的细胞很快更换了原本的视觉细胞,新的视神经系统,也迅速替代了原本落后的系统。

     不到十分钟,从绿蝇身上获取的视觉能力,便转移到了魏合身上。

     对于现在的魏合而言,只要不是过于复杂的结构基因,或者需要大量能量支撑的生物系统。

     他都能很快的利用血肉武道,将其模拟出来。

     而绿蝇的视觉能力明显不属于难的范畴。

     更换过后的视觉,让魏合眼前猛然一亮。

     刚刚还是可见度极低的风沙环境,此时一下明亮宽阔起来。

     厚重的黑风沙,仿佛淡化了很多很多,完全不能阻挡此时魏合的视野。

     他一眼往前望去,可以看到上百米外的各种沙丘,它们在巨大的风沙中不断变形,移动,仿佛被揉搓的橡皮泥。

     刚刚吞噬的绿蝇,此时正好抵消了魏合改换视觉系统的消耗,还略有冗余。

     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 刚刚走出没超过百米。

     右侧远处,地面猛然凸出一个黑色尖角,正飞速朝着魏合这边移动过来。

     “黑纱蟹....”魏合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 这才进来没多远,居然就遇到这种暴风级污染兽。

     难怪上面总队不允许随意进入黑主母沙暴。

     在平日里没有兽潮的时期,如黑主母这样的沙暴区域,就是228星表面最大的危险区了。

     比起那些遗迹更危险。

     哗啦!

     猛然间,地面黑沙高高掀起。

     一头长着六个巨钳的巨大螃蟹,浑身长满了如同海草的绿色触须,疯狂的挥舞着,朝魏合扑来。

     它身上的数十根触须快如闪电,眨眼间便达到九倍音速,迅捷缠绕向魏合。

     一人一蟹相距十米,这么短的距离,那些触须几乎是电光火石,眨眼即至。

     高达三米的黑纱蟹口中发出刺耳的嘶鸣,挥动着巨钳再度朝着魏合砸去。

     它混乱的意志本能感觉,光靠触须不可能杀死面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 ‘就不能给我来点能用的能力型污染兽?’魏合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 这种单纯的依靠触须多,钳子多,外壳硬的怪物,是他最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 因为,没有研究价值。

     “没有价值的生命....还活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 魏合抬眼凝视对方。

     “灵术:无形之手。”

     无形引力伴随灵能爆发,宛如海浪潮水,从他身下狂涌而出,化为大手,扑向触须。

     嗡!!

     刹那间,所有触须悬浮僵硬在半空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 数十根触须距离魏合只有一米不到,但这一米却仿佛天堑,无法逾越。

     轰!!

     一瞬间,更多引力灵能狂暴涌出,转眼便将黑纱蟹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 高大的黑纱蟹在巨大力量挤压下,发出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 它的外壳开始粉碎,血肉被扭曲,一切器官被撕碎。

     它全部的一切,都在急速收缩,聚合。

     最终,化为一个人头大小的血肉圆球,漂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 噗嗤!

     一道血影一闪即逝,伴随着某种咀嚼嚼碎食物的声响。

     血肉圆球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 魏合宛如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,继续往前,身影逐渐消失在黑色风沙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