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坐忘长生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山神
最快更新坐忘长生 !
    柳清欢有些不敢相信,多年来的战斗经验让他第一时间就是遁走,然而他的手脚就像被封在了透明的贴身的牢笼中,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,更毋论掐诀使术。
     那股无形之力密实无比地,封锁住他身周每一个角落,而怪异的是,对面那小孩似乎连根手指都没动一下。
     柳清欢脸上的戏谑笑意彻底消失:突然出现在被封了几十万年的神山上,能眨眼之间限制住一位大乘修士的行动,对方的真实身份让人不得不怀疑。
     “哈哈哈!”就见那孩子叉腰大笑,然后一脸得意地冲到他面前,第一时间就去扯他腰间的灵兽袋。
     柳清欢:……
     还真是不改初衷,誓要将抢劫之事进行到底啊!
     不过,他也因此暗暗松了口气,对方身上依然不带杀意,就好像一个真正的顽童,只是对他身上戴的东西感东西。
     灵兽袋被拿走,玉绦也被扯掉,然后小孩猴到他身上,开始扒他衣服。
     柳清欢无奈,只好道:“等等等等,我可以给你更好看,也更适合你穿的衣服,别扒了。”
     “更好看?”小孩停下动作,怀疑地看着他:“你是不是想骗我放了你?”
     说着就气愤起来:“你们这些外面来的人最坏,上一次就把我所有东西都骗走了,现在还想骗我!”
     “上一次?”柳清欢心中一动,想了想,用最温和的语气试探地问道:“你一直一个人,住在这座山上?”
     “是又怎么样!”小孩满脸戒备地道:“你是不是也想骗我?”
     “不是。”柳清欢努力作出诚恳的样子:“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只放开一只手,而且你这么厉害,我想跑也跑不了的。”
   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小孩思考了下,觉得有理:“我非常非常厉害!”
     然后柳清欢就觉得右手能动了,他没有犹豫,立刻从纳戒中取出几套自己的备用衣衫。
     他身上自然不会备着孩童穿的衣物,不过这个问题一道法诀就能解决,只见那些衣服在他掌中迅速缩小,直到适合那小孩的身量。
     趁着对方生疏而又笨拙地穿戴衣服之时,柳清欢道:“我叫青霖,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 大约是他没有食言,小孩态度好了点:“我叫……我叫……我叫什么来着?哦想起来了,我叫长白!”
     “哦,长白,你怎么光着就出来了,难道没有一件自己的衣服吗?”
     “我以前有的!”长白有些委屈:“但那些衣服不经穿,没多久就都破了,等我睡觉醒来,它们已经烂光了。”
     柳清欢心下已经有了些猜测,再加上曾有过真真的先例,于是问道:“你睡了很久吗?”
     “也没有多久吧。”长白满不在乎地道,终于穿好了衣服,只是裤子穿反了面,衣带也被系成了死结。
     “自从上一次那些坏人杀了后,就没人陪我玩了,醒着也很无聊,还不如睡觉。”
     “你把他们都杀了?”
     “是的。”长白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表情十分无辜:“你要是逃跑,我也杀了你。”
     被威胁了,柳清欢也没多在意,只是若有所思地打量对方,心下已经能大概确定对方的身份。
     这世上,大多数生灵都无法逃脱时间的摧磨,多少修士从踏上仙道那一刻起,就是为了追求长生。但不能否认的是,的确有些存在,时间对于他们来说,并没有多大意义。
     比如,一座山的山魂。
     或者说,山神。
     妖族在这座山上建起了四象神宫,每次原始汤池出现时便会前来祭拜,他们拜的是四象,同时也是拜的这座山。
     有了信众,以及从古至今绵绵不绝的香火,已足够让一个普通山魂晋阶成山神。
     所以他先前才无法反抗,因为只要他站在这座山上,对方就有非常强大的生杀大权。
     只不过,因为原始汤池的关系,长白很少能有机会接触外界,显得有些涉世未深……
     想到这里,柳清欢哄骗道:“你看,我没有骗你吧,所以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吗?我这里还有很多好东西,可以送你。”
     长白犹豫了一会儿,抬起手打了个响指,他立刻感觉周围的桎梏一松,可以动了。
     “什么好东西,给我看看……咦,你手上这个……”长白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他的左手腕上,因为刚刚抬手整理衣袍,掩在袖下的宝光氤氲的珠串露了出来。
     柳清欢暗叫不好,定海珠可不能给对方:“这个不行……”
     话未说完,就见长白指着他大吼道:“你偷我的珠子!你果然也是坏人,骗子,我要杀了你!”
     因为愤怒,他一张小脸迅速胀红,气势也随之骤升,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在其身后缓缓浮现……
     脚下的地面开始轻颤,柳清欢仿佛听到从大山内部传来了嗡鸣声,连忙解释道:“等一下!我没偷你的珠子,这些原本就是我的,这上面还有我的神魂烙印!”
     他往定海珠中输入一点灵力,很快,每一颗珠身上都浮起一枚淡淡的青色印记。
     “你看,对不对?我才上山,哪里有时间去偷你的东西,更何况我都不知道你住在哪儿,怎么偷?”
     长白身上的黑影不再扩大,但依然不相信他的话:“真的没偷?那你的珠子为什么跟我的珠子一模一样?”
     柳清欢严肃的神情中不由自主多了一丝喜色:“因为这样的珠子,在这世上一共有二十四颗,其名为定海珠,有震山定海之威能。而我收集多年,才集齐了这十二颗,你手上……也有十二颗?”
     长白愣愣地摇头:“我只有五颗。”
     说十二颗只是想诈一下对方,听到有五颗,柳清欢已是喜出望外。
     他努力压下喜色,故作遗憾地道:“才五颗啊,那没什么用。这珠子至少要像我这样集齐十二颗,威力才勉强能看。”
     “是没什么用。”没想到长白很是赞同地道:“我都收在床底下,好久没拿出来玩了。”
     他摸摸脑袋,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道:“对不起,刚刚还以为你悄悄爬进我床底,偷了我的珠子。”
     柳清欢:也大可不必,他完全没有爬床底的爱好!
     嘴上却道:“没事,只是一场误会。这样吧,你收着也没用,不如我拿东西跟你换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