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戏精打脸日常 > 第2274章 恋爱脑女儿
最快更新戏精打脸日常 !
    “和爸爸妈妈,你永远不用说对不起。”李雪心心疼的从另一边抱住女儿,一家三口拥抱在一起,此时叶善也有了离婚的勇气。
     她怕什么呢?她在担忧什么呢?唐泽如此对不起她,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?继续被他伤害,岂不是间接伤害了爸爸妈妈?
     爸爸有句话说的没错,家里的钱决不能给唐泽用,因为唐泽和他的家人都不配。
     “哇哇……”正当三人伤感之时,小年年似乎是感觉身边没人没安全感哇哇大哭了起来,三人瞬间好一阵忙活,冲奶的冲奶,换尿不湿的换尿不湿,叶善则轻轻的将孩子抱起来哄着。
     她亲吻着女儿的娇嫩的脸颊,心里默默对女儿说了一声对不起,因为女儿以后注定没有爸爸陪着成长了。
     不过离开唐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依照唐家人的态度,这婚姻继续下去,他们也不会偏爱年年,倒不如早早远离了这极品的一家子人。
     “明天你要出席吗?你不想去,爸爸带着律师去也一样。”
     “去,我当然要去,我想亲眼看看唐泽震惊的眼神,我想看看他被揭穿后后悔认错的表演,还没得到我们家的财产就被迫离婚,他肯定是不愿的吧。”将爱意化为仇恨,叶善恶狠狠的说,只要一想到唐泽在她怀孕期间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,她就特别恶心,那些他回来的特别迟的夜晚想必是才从那个女人床上下来吧!
     “一切有爸爸,到时候没必要和他们大吵大闹,没理的是他们。”
     “嗯,女儿会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表演的。”
     第二天叶秋和叶善带着律师和特意请来的保镖上了门,李雪心则和保姆在家看着孩子,一行人气势冲冲的进门,谁知里面一个人都没有。
     “是去那个女人家里了吧,爸,我打电话叫他们回来。”
     “不急,让他们先将唐家人的东西行李都收拾出来再说,今天就将他们赶出去。”女儿的反应比叶秋想象中的要果断很多,他想应该是自己和妻子及时给了女儿关怀的缘故,有些人的崩溃其实就在一瞬间,那一瞬间过去了也没什么,就怕当时脑子转不开做傻事。
     想着他还有些遗憾,这样一来他的第二计划不就没有用处了吗?其实他还挺想给女儿介绍几个帅哥的。
     “叶先生,这些东西也要一起放里面吗?”几个保镖搜出了一个小盒子,里面全是些金首饰。
     叶善看着脸色又青了:“这些都是前天年年满月宴顾意姐他们送的,我明明放进了我房间,她居然偷偷的拿走了?还有这些,我当初还以为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丢了,为此她还骂了我两顿,没想到还是被她给藏起来的。”
     说完她嗤笑一声:“果然就像唐泽说的一样他妈没见过世面,连自己儿媳孙女的东西都要偷。”
     “这些先放一边,直将衣服鞋子等东西打包好,遇见这些贵重的就另外拿出来。”叶秋交待道。
     然后又对叶善说:“别生气,咱们找出来拿走她会更心疼。”
     “也是,她肯定早已经将这些当成她的囊中之物了,以她财迷的属性,等会儿回来就该闹了。”
     “闹了闹吧,咱们带了保镖。”
     保镖们清理出来的东西很多,除了这些首饰,还有一些以前叶善的丝巾、眼镜、包包甚至是化妆品等等。
     “我又不是没有给她买,犯得着偷我的吗?”叶善越看越觉得讽刺,为着这些东西,以前婆婆说了多少次她浪费大手大脚?原来婆婆不是不喜欢啊!
     等保镖们将东西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,唐家一家人正好回来,叶善不在,和小儿子唐海一直住在一起的唐辉也来了。
     “我看那肚子尖尖的八成是一个男孩儿。”
     “这也不确定,最好是找个小医院检查一下更放心。”
     张艳芳和唐辉说着,开门瞬间声音就哑了。
     还是唐泽比较镇定上前来问候:“爸,您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 他随即看到地上的箱子、包裹,眼皮一跳:“这是?”
     “说啊,怎么不继续说了?”叶善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,“还有几个月生?挺期待的吧,毕竟大概率是个男孩儿,还是和你们老唐家姓的。”
     唐泽深吸一口气:“善善,你在说什么?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我们再说亲戚家的孩子。”
     “对对对,我们在聊我们老家刚进门的外甥媳妇呢。”张艳芳也舔着笑脸,“善善,你要回娘家住啊?这么近,也不用收拾这么多行李啊。”
     “这是你们的东西。”叶善讥笑的说,“也不用在我面前装了,我什么都知道了,唐泽,你瞒得挺好的啊,和初次的暗恋对象好上了,这段时间你一定很幸福吧?”
     “善善,你听我解释。”唐泽上去就要拉叶善的手。
     叶秋临时请的保镖很有眼色的挡在前面,精壮的肌肉让唐泽压力很大。
     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孩子都有了还在我面前装蠢呢!”叶善一把将照片撒在他面前,“陪我产检就没有时间,陪她倒是挺有空的,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?”
     唐泽的心沉了下去,他没有去捡那些照片,光看他岳父的脸色就知道今天这事岳父肯定准备了许久。
     “那是小海的女朋友,小海工作忙,不过恰巧有一次让小泽陪着罢了。”张艳芳不死心的狡辩着,她还反过来指责,“叶善,你作为小泽的老婆,能不能不要听风就是雨,你就不能多相信一下你老公吗?你知道小泽为你付出了多少,为你承受了多大的压力?他努力工作不都是为了你?”
     “啪啪啪!”叶秋笑着鼓起掌来,“亲家还真是好口才啊,不仅能将黑的说成白的,还能倒打一耙,不过你以为我只掌握了这点证据吗?唐泽是怎么和他那个女同学好上的,又是怎么帮那个情人搬家继续温存的,我这都有证据,照亲家这么说,要是那金珠真是你小儿子的女友,这大伯哥和弟媳好上,说出去难道更好听?”
     看着唐家人脸色青青白白,叶秋继续扔下一个炸弹:“对了,我还知道唐泽的那个情人现在住的房子还是你们用骗善善的钱买的,现在是你们搬出这个家,等会儿就是那个女人搬出那间房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