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我有一棵神话树 > 第一千零九十章 无垠蛮荒的值守者?【大章】
最快更新我有一棵神话树 !

    就在纪夏凝视着诡异瓦罐的时候。

     天空中突然有惊雷炸响。

     三道璀璨的神光骤然间显化而来。

     这些神光映照在太苍虚空,映照出了三种独特的异象。

     种种威势弥漫在这三种异象的周遭,让许许多多太苍强者们俱都抬头。

     他们眼神中除了警惕之外,还多了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 纪夏、白起、九凤、六祸苍龙四位太苍强者对于太苍天空中的这一切景象,好像没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 虚空中有星光洒落,星光凝聚,地崆星主杨任一步走出,向纪夏缓缓行礼。

     “不久之前所观测到的那三位强者神识,已经降临太苍。

     帝君,是否需要我等动手驱逐?”

     杨任声音平静,就好像太苍虚空突然有强者降临这样的事情,都无法令他产生出紧张的情感。

     其他几位强者也都如此。

     因为这些太苍至强者们对于太苍现今的实力,已然颇为了解。

     太苍何其强大,有盖世的强者坐镇,他们也已经登临高远的境界。

     纪夏手中还有着许多隐秘的底蕴,一旦这些底蕴迸发出来,足以令无垠蛮荒都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 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 如果是神朝级别的势力倾巢而动,也许能够令他们感到担忧。

     仅仅三道强者神识,当然无法让他们的神色为之改变。

     纪夏听到杨任的话语,轻拂衣袖,眼前的诡异瓦罐就已经消失不见,被他收入了神藏中。

     “无妨,这三位存在哪怕是在广阔的无垠蛮荒中,都是近乎至高的存在。

     他们只差一步,便能够登临宙不朽境。

     这样的强者前来拜访太苍,倒也令我心生好奇。”

     纪夏背负着双手,抬眼望着虚空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 九凤显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 她眉心的凤凰图案时不时闪过一道流光。

     “长弓无双、紫日神君、渊周天尹……”

     “这三位神灵在各自的神朝中,都是除却神皇之外的最强者。

     三大神朝中,也许仅仅只有那么一两尊存在,能够与他们比肩,比如天目神朝叶羡。”

     “太苍和三大神朝已经是死敌,三大神朝绝不会坐视太苍崛起。

     我还以为上一场大战之后,再度见到这三位强者,就是三大神朝大军压境,联手镇压太苍的时候。

     没想到今天,他们却一同前来太苍……不知有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 六祸苍龙也低头思索,几个瞬间之后他抬起头,眼神也变得随意起来:“他们一同映照神识而来,难道是想让太苍臣服于他们?”

     白起摇头:“他们知道太苍不会臣服,就算太苍甘愿为神朝臣民,又应该臣服于哪一座神朝?”

     “现在的太苍已经不是以前的太苍了,太苍一旦加入其中一座神朝,那么无垠蛮荒大体势均力敌的局面,就会彻底破碎,再也不存在平衡。

     到时候,太苍以及太苍所臣服的神朝,死期便也将至。”

     纪夏说道:“以如今的局面,就算太苍想要臣服,也不会有任何一座神朝会接纳太苍,以他们的力量,尚且无法驾驭太苍,也不敢接纳太苍。”

     殿宇中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 纪夏笑道:“不必猜测,我们去会一会这三位宙不朽境之下的至高存在,自然知道他们前来太苍的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 他说话之间,身躯已经消失在噎鸣秘境。

     几位太苍强者也都纷纷如此。

     太和殿中,纪夏高高而坐。

     许多太苍至强者、中枢大臣们也端坐在殿宇两旁的玉案之后。

     他们的面色俱都从容,有些太苍强者还在彼此交谈,脸色显得颇为轻松。

     那三道神光,就这样悬浮在天空中,好像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 纪夏未曾开口。

     上尹陆瑜轻咳了一声,轻声说道:“今日开朝,一切觐见,都要等到朝会之后,方可开始。”

     上尹陆瑜话语落下,立刻有许许多多的宫中侍卫一层一层高声传音。

     太先上庭中,声音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 天空中的三道神光,立刻光芒大作。

     陆瑜区区一句话语,就让这三位存在的神识变为了前来觐见的使者。

     而且还要接受太苍的安排,方能够见到太初大帝君。

     这无疑是太初帝庭的某种反击。

     既然那三道神识在等待着太初大帝君的迎接,自认为与大帝君同等位格。

     上尹陆瑜便让他们知晓。

     既然身在太苍,那么就算是宙不朽境的存在前来太苍,也无法高过太初大帝君!

     三位强者神光闪耀之后,光芒也在瞬间收敛。

     事已至此。

     以这几位强者的城府,自然不会有其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 神识索性悬浮在天空中,等待着太苍朝会结束。

     足足几个时辰过去,朝会顺利结束。

     上尹陆瑜才恭敬地看向纪夏,纪夏微微点头……

     一道道神识瞬间流转,传出太和殿。

     三位强者的神识之前,一座金色桥梁铺陈出来,直至太和殿前方。

     三位强者神识,也并不自认高高在上,他们俱都化为神形。

     紫日神君依然一身紫色长袍,面容模糊,体格却正值壮年,一身气魄澎湃汹涌,浩大无双,身上还燃烧着紫色的烈焰,不愧于神君之名。

     渊周天尹看似老朽,眼神却好像是一片深潭,深不见底,气息深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 他的身躯周遭,还有八道周天神轮围绕着他的身体,缓缓旋转。

     这些神轮上都篆刻着许多的符文,符文讲述着一种种天地大道,也沟通着不朽的奥秘问题!

     最后一位存在,这是那一位背负长弓,一身短衣,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位邻家青年的长弓无双。

     平平无奇,却又神秘异常。

     他们并肩而立,一步步走下神桥,走入太和殿。

     这时的太和殿,只留下了几位太苍至强者。

     太苍至强者们仍然端坐于各自的席位上,并不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 纪夏也如此。

     他一手拿着茶杯,眼神落在走入殿宇的三位强者身上,躯体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 三位神朝至强者,就这样走入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 他们不曾向纪夏行礼,只是抬头注视着纪夏。

     彼此已然是死敌。

     纪夏也不愿意在行礼与否的问题上,和这些不灭的至强存在纠缠。

     三位强者的身躯之前,有三道玉案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 上尹陆瑜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 长弓无双没有任何犹豫,就此入座。

     紫日神君和渊周天尹,也对视了一眼,同时入座。

     殿宇中,一时之间变得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 几息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 六祸苍龙抬手豪饮,然后又随意擦了擦嘴角的酒渍,朗声询问说道:“无双神将,紫日神君,渊周天尹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们三位前来太苍,想必不是来看我如何饮酒的吧?”

     白起和煦一笑,将杯口对外,徐徐说道:“也许,三位强者是想要品一品太苍的美酒?

     既然如此,你们且看。”

     三位神朝至强者纷纷看上了摆起手中的酒杯。

     隐约之间,能够看到白起的酒杯里,一座血海正浪潮滔天,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 血海流动,其中有七十七万黑杀凶士傲然其中,眼神中有勃勃的凶光闪烁,似乎要杀平一切。

     三位强者面色依然不变。

     那看似平平无奇的长弓无双,却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 这是长弓无双第一次开口。

     即便上一次这位无双神将曾经出现在战场中,却并未直接开口交流。

    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疲惫,却又极为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 “上将军,距离上一场大战,不过数十年时间,你的血海杀阵,精进了许多,如今的你,距离上宇境也已然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 渊周天尹深深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 他注视着高台宝座上的纪夏,由衷说道:“太苍强者的修为精进速度,令我等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 太苍这些至强者,即便是在神朝,也是不世的天骄,就连天资最为鼎盛的天目神子,都无法比肩这些人族血脉……令我们不得不敬佩。”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“可是,偌大的无垠蛮荒,除了神朝之外,其他国祚不能有如此之多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 紫日神君端坐三位强者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 他身上的紫色衣袍不断飘动。

     头上的紫日桂冠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 声音也飘忽不定,其中就好像是燃烧着无数火焰,令人惊惧。

     “太初大帝君,无垠蛮荒不需要第四座神朝。

     如今太苍的力量虽然无法比肩神朝,却也强大无双。

     如果太苍仍然存在于无垠蛮荒,便只有一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 紫日神君语气也颇为平和,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威胁太苍。

     他虽然并没有挑明。

     可是在场的太苍强者也都知道,紫日神君话语中隐含着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 三大神朝宙不朽境之下至强者一同前来太苍,又说出这样的话语……

     必然代表着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。

     “三大神朝需要维系无垠蛮荒的规则稳定,现在的太苍已经影响了无垠蛮荒的平衡,这一点,本帝君……其实十分清楚。”

     纪夏放下手中的酒杯,丝毫不避讳谈论此事。

     他坐在高位,微微低下头颅,注视着他们,轻声低语说道:“让我想一想……无垠蛮荒现存的规则力量绝大多数都已经化为国祚之力。

     这些国祚之力仅仅能够支撑三座神朝的存在。

     一旦有第四座神朝诞生,那么整座神朝体系就会全面崩塌。

     第四座神朝疯狂吞噬其他三座神朝的国祚力量。

     最终的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 纪夏眼神闪亮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:“最终的结果大约就是第四座神朝和其他三座神朝,国祚力量锐减,国祚位格就此跌落,不再拥有神朝国祚之力。

     天地间就会多出四座无上大帝朝,却没有神朝存在,这倒也极为有趣。”

     紫日神君和渊周天尹面色不变,可是眼神深沉了许多。

     只有长弓无双,却一如既往,好像纪夏的话语并不能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 只见长弓无双也拿起桌上的美酒,一饮而尽,直接说到:“太初大帝君所言不错。

     只是太苍并没有强大到能够让三大神朝束手无策,登临神朝的地步。

     就算有那么一日,无垠蛮荒的观测者、值守者们,也会出手,短暂剥夺四座无上大帝朝之一的国祚力量,然后将其覆灭。

     无垠蛮荒的稳定,胜过一切。”

     纪夏听到长弓无双的话语,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……甚至,有几分放肆。

     “无垠蛮荒的观测者、值守者?”

     纪夏抚掌大笑,眼神中也笑意盎然。

     这浓郁的笑意中,却还带着几分嘲讽。

     大笑声萦绕在太和殿殿宇中。

     渊周天尹、紫日神君俱都皱眉,抬眼凝视纪夏。

     纪夏笑得歇斯底里,在场的其他太苍至强者们,也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 纪夏的性格随着时间的流逝,变得颇为内敛。

     就数千年以来,他们很少能够在纪夏的脸上看到如同今日一般的放肆笑容。

     就连这些太苍至强者,也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 纪夏笑了许久,其间甚至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拍打身前玉案案面。

     足足十几息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 纪夏的笑声终于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 他终于断断续续,开口说道:“无垠蛮荒的观测者、值守者?

     不!他们是圈养你们的存在,是宰杀你们的存在,是将你们扒皮抽筋剔骨,喂食给这一方天地的存在。

     你们……难道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 纪夏话语并不置地有声,相反因为狂笑而变得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 可是话语中所隐含的信息,却让三位神朝存在面色骤然变化。

     方才上尹陆瑜传令,让他们等待的时候,他们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 太初大帝君以面见下臣的礼仪见他们,他们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 纪夏端坐高位,居高临下俯视他们的时候,他们依然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 甚至白起放肆的举动,也不曾令他们如此失态。

     现在!

     纪夏不过仅仅只是只言片语,就让紫日神君、以及渊周天尹面色震怒,冷视着纪夏。

     就连长弓无双,也陷入沉默,低头望着身前玉案上的杯盏。

     而纪夏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 “你们岁数无尽,见证了不知多少神朝的陨落。”

     他的笑声逐渐消散,声音却冰冷如同亿万年寒石。

     “也从天地规则中,猜测到了国祚力量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 “一旦成为神朝,就意味着最长不过百万年,最短不过数万年,便会被献祭,便会成为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 人族神朝如此,其他神朝也都如此。”

     “你们看似高绝无双,俯瞰着大地万物,宙宇星河,位格几乎无上,寻常生灵在你们眼中,便如同蝼蚁。

     强大的帝朝之主在神朝强者眼中,不过是稍大一些的蝼蚁!

     你们的力量已经盖压无垠蛮荒,几乎无可匹敌。”

     “然而,就如同我方才所言。

     你们不过也是牲畜而已,等到有一日,主人需要吃肉了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们赖以为豪的神朝基石,数之不尽的生灵,能够荡平宙宇的大军,都仅仅只是天与地的血肉而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