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镇妖博物馆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漫长的冒险
最快更新镇妖博物馆 !

    “祝融也沉睡了?”

     “是啊。”夸娥月音看了看皱眉的卫渊,道:“这是从羽民国那里传来的消息,只是祝融神的实力很强大,大部分的时间沉睡,偶尔也还能苏醒过来,和人交流,上一次传递神谕,是那位年纪最小的祭师凤祀羽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后来,现在的羽民国国君,说是凤祀羽假传神旨。”

     “要在山海诸界通缉她。”

     卫渊抬了抬眸。

     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凤祀羽的时候,后者正在被追杀。

     看来,那些羽民国的人,就是现任国君派出去的人,眼下想要得到五色手链回到人间,得要去一趟羽民国,而想要炼化上一世身躯里面的药性,也需要祝融的气息,看来,无论如何得去一趟羽民国。

     卫渊沉思。

     他莫名感觉到,自始皇帝镇杀穷奇,搅动山海诸兽之后。

     整个世界豁然在眼前铺展开来。

     一行人跨越了常羊山,乘坐着凶兽,往女儿国的方向快速地奔跑着,跨越过了一座一座的城池,在一座高山上的时候,卫渊远远看到,在群山万壑之间,有着扩散弥漫开来的灰白色气息,里面隐隐约约有着人穿戴衣冠起舞,曲调典雅,但是夸娥月音等人都面露警惕。

     “这里是女丑之山。”

     少女压低声音解释。

     卫渊点了点头,他其实知道。

     在神话时代,有一位女子在这里死去了,倒在这里,她的死亡极度痛苦,哪怕是涂山氏的巫女女娇都无法化解她的愤怒和不甘,最后他们才知道,这位女丑生前是被十轮大日生生烤灼死去的。

     死去的时候,用最后的力量抬起右手遮盖住脸,不愿意再承受十日暴晒之苦。

     而那位巨人族的女子死后,身体不腐,化作了这一处险地。

     最终,羿将十日中的九轮大日射杀。

     而在昆仑墟的东面,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。

     最终手持盾和长戈的凿齿被射杀。

     这些英雄的轨迹,其实并不只是历史神话里的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 “进去的人,甚至于是神,最后都没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 夸娥月音声音里满是戒备。

     众人绕开了这里,最终跨越巫咸国的遗址之后,远远地已经看到了此刻的女儿国,比起卫渊记忆里的古都,这里已经变化了模样,远比过去更为雄伟也更为繁华,曾经的古都甚至于是城墙,现在只是最核心的内城区。

     夸娥月音邀请道:“卫先生,要进入我们女儿国看看吗?”

     她坦然笑道:“虽然说,现在局势有些紧张,但是您算是我们的朋友,理应得到最好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 女儿国。

     卫渊玩笑道:“不会还有把男人绑起来带回家的习俗吧?”

     夸娥月音一下笑出声来,道:“您在开什么玩笑,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落后习俗了啊,那是以前,山海隔绝,到处都是危险,我们也没办法和其他国的人联络,为了族群的繁衍也只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后来,来自于中原的英雄们记录了整个山海世界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我们也知道海外还有这么多的国度,最终在两千年前各个国家彼此互通有无,现在早就没有那种习俗了,都是要感谢那几位英雄。”

     英雄么……

     卫渊想着,禹王,契,还有女娇。

     踏足山海,打破当时的隔阂,确实能够称得上英雄。

     夸娥月音回忆了下,笑道:“一共四位。”

     “其中有一位是中原的王,有先天卦象的传承者,有大部族的神女,还有一位,嗯,是一位自称陶匠的史官。”

     四位……

     卫渊怔了下。

     少女看着卫渊似乎恍惚了下的模样,误会了意思,古怪道:“当然,卫前辈你如果想要体验一下,额,古代的风俗,其实城里似乎是有姐姐们做这样的活计的,只是需要一点额外的金钱。”

     “卫先生如果你有这样的爱好……”

     卫渊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 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,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 他看了远方一眼,道:“我现在倒是想要去羽民国看看,女儿国,等我处理了那边的事情,就一定会回来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 不过,当远远地看到,自己被绑走,禹王后来打破的城门,现在似乎成为了遗迹或者景点,卫渊还是觉得嘴角抽了抽,但是,夸霖还记得他当初自称是陶匠玉匠,而不是厨子啊。

     居然把他这样的人当做英雄。

     原来…………

     原来那家伙脑子也不好使。

     卫渊转过身,背对着几人摆了摆手,循着羽民国的方向而去,不过,运气似乎很好,他在路上甚至于还找到了一些行商的队伍,是要从女儿国运送一些宝物回羽民国,卫渊以一枚白玉为代价,混入其中。

     而夸娥月音等人则是遗憾这位和刑天认识的前辈离去。

     可最后也还是选择了回到女儿国的都城里。

     将需要传递的重要情报上报,而后众人各自分散,得到了相当难得的短暂休假,夸娥月音去了自家的族里,走到了最里面的屋子,敲了敲门,道:“老祖宗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门往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 少女脚步轻快走进去。

     屋子里装饰简练,并不像是寻常女子的闺房,墙壁上挂着的居然是一柄利剑,且并非只是装饰之物,这是真正上过战场的兵刃,在屏风之后,坐着一位女子,只是背影,仍觉得动心。

     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 “嗯,老祖宗,这一次可危险了,差一点月音就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 夸娥月音见到这女子后,习惯性地用撒娇的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 被好生安慰之后,才有条有理地把这一次的经历慢慢地说出来,虽然短暂,但是确确实实是极为地惊险,但是再多的惊险,终究也比不过在常羊山下的遭遇,追杀之人拦路,传说中的战神刑天再现。

     “刑天?”

     女子诧异低语。

     而后笑道:“遇到了刑天,还能够回来啊,你的运气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 “我们当年遇到了祂,是很艰难才逃回来的,不过,我们当时和你也不同,我们当时闯入了女丑之山的范围,呆了足足七天的时间………”

     在遥远的过去,为了逃离被禹和刑天战斗卷起的兽潮,渊和那英武少女居然一不小心闯入了女丑之山,被十日灼杀的女丑绝望的怨气惊人无比,哪怕是神灵后裔的少女将领都中了招,最终被凶兽追上。

     为了贯彻将领的职责,少女把那家伙抛到山洞里,自己断后,最后靠着爆发血脉里的力量,把凶兽诛杀,自己也重伤,昏迷的时候,反倒看到了那家伙不知道拎着什么东西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 哈??你是不是傻?

     当时候的自己还没能开口呵斥,就昏迷了下去。

     最终只好绝望地想着,这样会不会把女儿国和中原的关系彻底弄僵。

     不过这样的事情,也只好交给女王去头痛了。

     那一头凶兽蒙受大日的精华而生,具备炙热之气,而夸霖是夸娥的血脉,和夸父一族相同,最是受不得炎热,剧毒入体,沉睡昏迷之际都觉得炙热痛苦,就好像摔到了大日里面,似乎要从里面焚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 只好低声呢喃着水。

     似乎是听到了她的渴求,真的有湿润的水触碰到了她的嘴唇,炙热温暖,甚至于还带着药性,她仿佛夸父看到了大江,抓住水源用力去喝,甚至于还有几分甜味,最后少女将领解除了那种口渴的感觉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 苏醒的时候,看到那史官神色平静,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,锅子里煮着饭菜,很香,而那一次,夸霖才知道,原来石壁上也能诞生干净的水,收集这些水能够做饭,也能够救命,这曾在后来帮助她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 “你最好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 “要是你死了,我可没办法把你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 史官耸了耸肩膀,说的话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 却把左手往后面藏了下。

     少女一下被激怒,和他吵起来。

     “要不是因为保护你,我也不会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 足足七天。

     每天在毒雾最淡的安全时刻,都会有短暂的睡眠。

     最后那史官背着她走出了数百里的女丑之山,一路上总是和她挑衅,让她保持清醒,对抗毒气,她问这史官没有修为,是怎么扛得住女丑之山的,他只是道,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东西,自己现在能抗多少种毒素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 或许是中了毒的原因,本是将领的少女反倒软弱下来。

     老老实实双臂环着那青年史官,被他背着。

     那史官倒是冷静很多,能够找到好吃的东西和能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 会安慰她,也会随口聊一些一路上走来见到的有趣的故事,会谈起故乡的小狐狸们多好玩,会谈起禹王和女娇的故事,会跟她吵闹,让她保持清醒,有时候她都没有力气说话了,他却还精力旺盛,毕竟是没有中毒的人吧,她想着,不过她自己的身体也好很多。

     女丑之山的毒似乎没有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 最后走出去的时候,少女眸子亮起。

     可是那一路上轻松自在的史官却在看到众人的时候,重重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 最后说的话好像是,轩辕丘涂山氏渊,没有坠了炎黄一脉的威风。

     “你还说,明明每次都吵不赢我。”

     英武的少女这样说着回头看的时候,却发现那史官已经昏迷了过去,他的袖口紧紧扎着,打开才发现,里面是用锋利陶片切割出的伤口,层层伤口累在一起,打开绷带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甜而熟悉的血腥味道,少女眸子瞪大,下意识触碰嘴唇,瞬间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 每夜梦中的水究竟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 为何自己没有死在剧毒之下。

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 “真漫长啊。”

     女子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 “邀战刑天,又走出女丑。”

     “年少轻狂……世上再没有比那更漫长的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 手指轻抚玉书,玉书的断裂口极为地平滑,简直像是用剑劈斩下来的,上面只有一句话而已,‘自女儿国夸霖处所得’,背对着门口的女子微微笑着,黑发如瀑,唯独鬓角垂落一缕白发如雪。

     哪怕是这漫长的寿命,再没有哪个七天会如此明亮。

     再也不会有。

     门外铃铛叮铃作响,上空天高云阔的,一只青鸟和苍鹰追逐着远去。

     车队之上,盘坐着的青年微微抬了抬眸。

     PS:今日第二更…………

     《海外西经》——女丑之尸,生而十日炙杀之。在丈夫北。以右手鄣其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