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不可思议的山海 >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有问必答星人
最快更新不可思议的山海 !
    昆仑上帝在很久之前,就注意到了妘载,此时他更是告诉妘载.......十年老粉不请自来!
     主要是妘载搞得这些东西太奇怪了,不过虽然奇怪,可对于整个社会产生的变革和影响确实是巨大的。
     “我本来在很久很久以前,预测过,如今的天下,会出现伟大的人物和重大的变化,帝放勋和大羿的出现,只不过是伟大时代到来的预兆,就像是刮起风之前必有天阴,地震之前必然有兽惊,很多事情的出现都是有预兆的。”
     “我不能窥视未来,能透过瑶池观看的,一次也只能看一个地方,我不是天下所有的东西都能看到,我所预测的东西,其实也不过是强大一些,准确一些的占卜.....”
     重华:“有巫咸准吗?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愣了一下,想到那个著名的人物:“哦,灵山十巫的首领,他对于岁月以及占卜的用法,确实是很厉害的,是他开启了占卜之道,让人人都能通过学习,而掌握预测的能力....”
     “当然,很多人占卜,往往都是没有结果的,而且我看,你们现在不是已经快淘汰占卜法了么?你们的村落中,有人拿甲骨来打牌....”
     “哦,如果你们觉得为什么我一个原始人,能如此流畅的说你们这个时代的语言,甚至用你们的词汇,你们不应该感到惊讶,毕竟我天天都在听你们的广播,你们难道不感到亲切吗?”
     “总的来说,巫咸的本领,算是近似于我的,他天赋异禀,但是他的占卜之术......你不能说他不准,他很准,但是又觉得似乎不太对劲。”
     巫咸的反向占卜,其威力惊天地泣鬼神,连昆仑上帝都对他的占卜术如雷贯耳!
     这么一说,妘载三人就立刻明白了,原来您是巫咸2.0增强版。
     而此时,昆仑上帝看向妘载,作为一个十年老粉丝,昆仑上帝最想见的其实是妘载这个人。
     依旧如同所有故事中讲的那样,妘载这个突然出现的变数,给昆仑上帝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     “虽然我预测中,这个时代会出现重大的变化,但应该没有现在变化的厉害......”
     “当时我所知道的,是这个时代,会有人教化天下民众,会发生大的祸事,而有人会带领民众们战胜这个祸事,这个祸事会波及到整个山海......”
     “而后,天下将迎来更加重大的变革,天与地将分开,人也有高低贵贱....”
     “但是现在,天下的教化并非是一个人执掌,而是各自各地都在自发的行进,因为一本奇怪竹简的传播,导致各个地方开始学习农业和畜牧业,以及慕名而来,去洪州和陶唐修业的其他部落的首领.....”
     “而波及天下的大祸事,也没有发生,虽然小祸事不断就是了......西荒的战争,东夷的洪水,北方和南方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,中原甚至还在开办厂子.....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说着,也对过去的预测表示了一点怀疑。
     而妘载则是知道,他说的是什么。
     在本来的传说与历史中,发生的重大事件,依次来看,应该舜兴百工掌教化,然后是大禹治水,然后大禹会来到这里,对他进行祭祀与见面。
     不过现在么,大禹在上。
     至于最后一个,应该是夏启开家天下之先河,奴隶制度成型,初步完成了完整的中央集权,人也分为夏后十二氏,贵族和平民,以及贱民,奴隶。
     而且,妘载把这些事情全部都捣乱了。
     天下的教化不再源自于舜帝的命令,而是源自《农村工作手册》,当年丹朱带了两卷回去,帝放勋爱不释手,而其他地区的人们,也基本上靠着农村工作手册,完成了初步的“简朴乡村改造计划”。
     随后,随着《母猪的产后护理》的横空出世,此书一出,顿时风靡大河南北,并东西二荒,连淮水的水猴子都抢了一本回去看,为的就是能顿顿吃上好肉,现在这个年头,吃人已经落伍了,那叫做没文化,不文明,野蛮土兽,是喽色。
     而大祸事也就是大禹治水,妘载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,也就是提前凿开了三门峡,顺便治理了桃林,又敲开龙门,疏通了孟诸泽,在洛水修了点水坝,在洪州造了个大防洪城的奇怪而已!
     于是乎,南方几乎没有受到水灾影响,而北方的受灾程度也大大减轻,最大的倒霉蛋可能就是东夷人,由于地处黄河冲积平原,大水出了孟津,开始在三条河道反复摇摆,将他们冲成了抽水马桶。
     而中原这边,也为了尽快招降东夷,派了文命等一干地质厂重要干部,前去治理水患。
     妘载衷心的感谢昆仑上帝的夸奖。
     捣乱天下,自始至终,不忘初心,下一个打击目标就是文命他家儿子,这个就很好对付了。
     到时候直接拿过来就羔羔举起,然后用力向地上摔!
     昆仑上帝看向重华,开口道:“我在很久以前也注意到了你,你做的工作也非常的好,可以说,没有这个家伙,你就是天下最明德和能干的人。”
     说着用手指着妘载,而后昆仑上帝又感慨道:“不过也是多亏了你,如果不是那次你上厕所,和他大谈天下大势,也不能把他请出山来.....天下也不会有如此大的进步和变化....”
     “善于发现人的眼睛,是很重要的,虽然你是个四眼,但是四个眼睛就能比别人多发现更多的真善美和人才.....”
     重华:“等会,上厕所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吗?”
     卧槽,你的意思是.....!
     昆仑上帝连忙安慰,表示他并没有去看别人上厕所的嗜好,只是后来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的这个事情。
     但大家对昆仑上帝都有了一种不太好的观感。
     您老是有什么大病么,太闲了。
     昆仑上帝做了总结:“所以说,你,姚重华,有识人之大功,是头功,而你妘载,是次功,因为你一开始并不想出去为天下做出大贡献,我也能理解你这种想法,毕竟人们都只看着眼前的土地,而不去管更远的地方,只是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,但是凡事都要多试一试。”
     “第三大功,就是修率领共工部落投降了,西大荒从此也要进入繁荣发展的阶段,你们在西大荒占领的据点,其中的工作,我都看在眼里。”
     “我也不是天天都听你们洪州的广播,就是每天抽点时间听一下。”
     “所以,作为回报,你们能问我三个问题,这三个问题,可以代表你们自己的三个愿望,一人一个,想要知道的事情,只要我能做到的,都可以帮忙。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的神色,也逐渐正经起来了。
     当然他也希望,眼前这三个奇葩不要问出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     妘载他们倒是好奇,当年燧人氏问了昆仑上帝什么问题,但是昆仑上帝表示那并不重要,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,而且还露出一副沧桑的姿态。
     “人最重要的是未来。”
     “您说得对。”
     修第一个开口,他看了看其他两个人,妘载和重华都表示你先请。
     “我想要问一问,一百年后,天下会和睦一家么?”
     修还是惦记着当时妘载所说的话,一百年后,不会再有氏族的争端,人们和睦相处,天下人都如同一家。
     昆仑上帝开始预测了。
     他从身上摘下一块玉石,然后在荒地上刨了个小坑,妘载他们还以为他要进行甲骨的烧制占卜,但哪里想到,昆仑上帝只是点燃小坑,然后捏着那块玉石,在烟气里面晃了晃,口中诵了什么咒语,最后伸手丢到了名为“瑶池”的小水潭里。
     “怎么了,看我的动作都一副惊奇的样子.....哦,对了,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,都忘记了‘以玉侍神’,毕竟你们把甲骨都变成了游戏,以玉侍神这种古老的行为,你们也不知道了。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闭上眼睛,过了大概有十五分钟,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里都是震惊。
     “一百年后,天下人确实是和睦如一了,但还会有一个比万民和睦的,更加重大的事件发生。”
     “真是不可思议!”
     修很惊讶:“什么重大的事件?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道:“你们发现了一片新的大地,在东海之外很远很远,有很多人出海航行。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这话才刚说出来,妘载顿时就秒懂且秒惊。
     我超,大航海时代这次起源在中国了?好时代来临哩!
     “他说的靠谱么,我们的造船技术不是很烂的吗,一百年后都能遨游东海了?”
     重华对此表示疑惑,他是个实用主义者,当昆仑上帝问他有什么要求或者问题的时候,重华就提议道:
     “您这里有没有那种牛角狗啊,我就要那种能五谷丰登的狗,哦,我现在也没带钱,您能送我几只么?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愣了半天,哭笑不得,他问道:“你难道就不想知道,以后谁来接你的工作,或者说你的子孙后代过的如何,亦或是......”
     重华一摆手:“当下活好就行了,有美好的生活自然有美好的未来,您给我几只牛角狗,我带回去配种,以后把这种狗推广到全天下,人们就不会饿肚子了。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:“.....牛神勃皇看守的那片丘陵....那里还有几条这种狗,都送你了。”
     重华空手套到了配种的五谷丰登牛角狗之后,光速下线,妘载这里来了,直勾勾的看着昆仑上帝,一时之间,心中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。
     譬如,你能不能知道二十一世纪的情况?
     请你证明哥德巴赫猜想、费马大定理、四色猜想。
     请你寻找外星文明存在的坐标。
     请你帮助人类文明突破现有桎梏达到更高层次。
     人类花了几百上千年的一些难题,请问都能在你这里得到解答吗?
     你就是传说中的最强工具人,有问必答星人?
     妘载的神色开始酝酿了,但是昆仑上帝立刻提前开口:
     “先说好,不要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,我只是能预测一些事情,并不是无所不知!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生怕妘载搞出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来,下界现在的变化,已经让他完全看不懂了,看到妘载刚刚那种表情,昆仑上帝生怕被妘载拉过去攀科技树。
     可他啥也不懂。
     就会算算命,装装老神棍,没事听听广播。
     妘载想了想,问道:“你能给我一份世界地图么?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:“?”
     世界地图是什么东西?
     这也难怪他不知道,最早的地图,应该是大禹画的九州图,不过这玩意还没有,倒是妘载已经搞了不少地图,于是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副西荒重要战略地图,昆仑上帝一看,诶呦,这东西不戳哦。
     “你不是已经有了一块么?”
     妘载表示,集齐七块可以解锁世界迷雾。而且他这个也不是一块,只是西荒一部分的地图,妘载向昆仑上帝表示,天的尽头还有天,地的尽头还有地,海的尽头是另外的大陆,你刚刚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。
     昆仑上帝顿时明白妘载想要什么了,他脸色顿时不好看了:
     “这个问题,我没有办法帮你实现,我们所知的天下,只是这广袤天地的一块而已,你得确切告诉我,你要去哪边,我或许能给你画出一个最短的路线图来。”
     妘载立刻表示,向西,从西王母国到西边的尽头,甚至妘载原地画了地中海的图,让昆仑上帝帮忙画一份抵达那边最近的路线图。
     妘载也没想过,自己这辈子第一次出国,居然是要在上古年代。
     昆仑上帝憋了十五分钟,在地上写出了很多东西,妘载一看,大为惊讶。
     那居然是途经的每一座山或者大丘的名字,以及它们的特征。
     “顺着这条路线,你就能到达这片奇怪的海......不过你说它在哪里?在西边的极尽处?那不是在虞渊的远方,在日落的世间?”
     妘载看向昆仑上帝,呵呵一笑,忽然道:“您在这里待了多久了?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:“五龙氏之前,我就在这里了。”
     妘载发出了邀请:
     “接下来的一百年,或许是波澜壮阔的一百年,是您数千年都不曾见过的景色,您待在这片荒芜的山野之中,与九神为伴许多年,难道,您,就不想亲自下界,去感受一下现在的人间么?”
     昆仑上帝的目光动了动,他也直言不讳,让妘载三人惊喜:
     “我确实,正有此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