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劫天运 > 第六千九百六十一章:见娘
最快更新劫天运 !
    不仅仅是灵怒和宗老会成员大吃一惊,就连灵照都忍不住说道:“我虽然早早就已经知晓了这点,但还是摸索了好一会,想不到天哥这么快就得到了答案,那即是说……”
     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玄雷兽凶猛异常,倒是一头可怕的雷兽,当然,也是因为这点,所以才会被封魔秘境收录在案吧。”
     “可不是么?当年想要封印它,代价不可谓不大呀。”灵怒一脸凝重的说道,之前他也解释过这玄雷兽的履历。
     “不知道天谷主领悟的灵脉是什么样子的?可否展现给我们宗老会和门中优秀弟子们看看?也好让我们知晓其他的宗门延伸的灵脉会是如何的,好教我们的弟子以后还有另一种延伸脉络的可能性,而且我们大方的让谷主借用了秘境,想来谷主也不会拒绝人情的往来吧?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呢?”玉灵笑吟吟的说道。
     我看了这女子一眼,觉得这女人倒是很会做人,大家肯定都想要看的,只是碍于颜面不说,但她这么一提议,难免成了所有人的强援领袖了,也怪不得她那么受欢迎了,就连灵怒都逃不出她的石榴裙,而且在贪婪这点上简直和灵怒心心相印了。
     “也好吧,这人情用这个还当然可以。”我笑了笑,随后飘到了空地上,随后瞬间释放了雷属性的功法!
     顷刻间,雷霆从我身体护罩中爆发而出,一条条如有实质一般,这灵脉具象化,让雷霆具有模样,这本身就十分恐怖了。
     而且雷霆越发的狂暴,接下来又一次爆发,延伸竟长达数十丈之远,而我控制着这万道雷鞭疯狂攻击前方无人区域,雷电犁过的土地宛若是一张张的网状,深入了土地,甚至直接形成了一张脉络图形,这一下,灵怒已经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     宗老会的成员面沉似水,一个个因为我这张灵脉地网而心中惊悚,有的已经开始默默记下图谱,生怕稍微有什么变动,把这张灵脉网破坏掉了,毕竟这可是我的雷灵根脉络图,如果谁学了去,怕都可能成为这星魂宗接下来数十年的弄潮儿。
     “竟恐怖如斯,能够控制本就不好控制的雷霆描绘出灵脉蓝图,天谷主简直是神了!”玉灵惊骇的说道。
     而沫玉的父亲沫令也是激动万分,连忙叫他儿子抄录这份灵脉蓝图,说是要给自己以后的孙子修炼,至于其他宗老会的成员也是急忙抄作业,生怕自己漏过了这次的大机缘。
     我倒是不觉得给他们抄录了有什么不对的,这里面虽然是我的脉络图谱,不过就算是学了,能学到几层还未可知,而且延伸其实也就到具灵境的阶段而已,对整个云陌洲的格局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,而且落木谷也已经传下了各种强大的功法,也不至于会被这样的灵脉图给轻易超越。
     “神乎其神,这样的灵脉见所未见,玄雷兽的脉络平时表现出百种千种的心态,而像是这么复杂而恐怖的组合,竟从未有过,再看刚才那可怕的一击,小天,你简直处处让我有惊喜呀,更为难得的是这么好的灵脉图,你居然能够无私分享,往后百年甚至更久,可能我们星魂宗怕都要在你的影响之下了。”灵安一脸兴奋的说道。
     “少宗主过奖了,我只是取自于星魂宗,回馈星魂宗罢了,这样的影响力并不算什么,其实往后星魂宗如何,还是要看星魂宗自己。”我笑了笑。
     “不错,种子已经播下,成长尚且需后天,诸仙需得努力呀,小天已经给我们多了一个选择,还要看诸仙的抉择呀。”灵怒一本正经的指点江山起来,随后一群宗老会各自发了言,并且勉励起了自家的优秀弟子,实际上一个个都把脉络图给抄完了,这无异于一张武功秘籍的开源程序,他们有了这个,只需要以后慢慢理解和延伸,就能形成软件,大家又怎么不趋之若鹜?
     这灵脉鉴赏会结束后,我们并没有等到第二天再离开,毕竟我还是很担心这宗主夫人做出一些诡异的举动,譬如给我指点的某些令人难堪的知识点,那就真是有点重口味了。
     况且正道异动频繁,我也要早点去怒灵宫来个消息汇总,他们毕竟和风魄城更加接近,而狐夏应该已经回到那儿了,我们也应该早点在怒灵宫汇合。
     不过有了这么多离开的理由,本以为说明离开的必要性后也会被灵怒挽留一番,毕竟这老丈人肯定还打算要多讹我一些东西的,然而,我也有算错的时候。
     灵怒坐在殿上,而这时候玉灵这骚狐狸居然也在,这出乎了我的预料,她正站在右手边的位置,这两人独自在殿中,让我略感不适,包括灵照也是心中存疑,不过不方便多说什么。
     “这都傍晚了还要走?嗯,也好吧,毕竟你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,所以我这次就不留你和灵照多住几日了,不过风魄城复制封魔秘境灵脉也是灵照的当务之急,你可得好好保护好他。”灵怒语气平淡虽然看向了灵照的时候颇有复杂的色彩摸不透,但我可以断定这家伙没准有什么事了。
     所以我说道:“只要我在灵照身边,就不会让她出任何事情,还请宗主放心好了。”
     “嗯,你可一定要把她带到慕仙洲,我很看好你们,或者此番一别,再见不知又是何年月了。”灵怒不知为何有此感慨,而灵照一听这话,眼泪嗖嗖的掉下来:“爹……我要不不走了?”
     “傻孩子,爹舍得你,你还不舍爹了?你平时多嫌弃你爹?不也是闹着要离家出走么?现在正是你远走高飞之时,反倒是犹豫了?哎,谁人不想慕仙洲,长天两色尽苍苍,孩子,去吧。”灵怒叹了口气。
     灵照扶着我的肩膀哭了起来:“天哥,我要见我娘!”
     “别见了,没准她都不知道在哪里伤心呢,好了,快自己忙去吧。”灵怒淡淡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