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快更新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!
    “那小子和他爹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!”
     秦浩回家吃晚饭的时候还没消气,对许十安这货贱兮兮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,一双筷子抖来抖去。
     “看到他那张脸我就生气!”
     小时候还好,越长大越无法无天,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叫他岳父!
     反了天了!
     “他到底怎么了嘛?”潇潇端着碗偷瞄老爹,不知道十安到底怎么惹到他了。
     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     见于丽也看过来,秦浩顿时说不出口,咋说嘛?那小子喊他岳父?
     见了鬼!
     “我觉得挺好的,平时街上碰见还会喊我阿姨,有礼貌,很懂事。”于丽夹筷子菜放碗里道,她对许十安印象很好。
     “懂事?”
     “对啊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秦浩咬牙切齿,小王八蛋就是故意的。
     “人家那么好一小伙子,你怎么天天看人家不顺眼?”于丽瞅他一眼,不知道秦浩抽什么风。
     “就是就是。”潇潇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     “你们都没见到他的真面目!”秦浩痛心疾首,“当面一套背后一套!”
     “是吗?”于丽转头看向潇潇。。
     潇潇赶紧摇头。
     “人家上学天天在一个班里,不比你知道的清楚?赶紧吃饭。”
     “潇潇你一会儿删了他,那小子不是好人。”秦浩扭头道。
     “我不。”
     —
     夜。
     许十安抱着手机嘿嘿傻笑,手指在微讯上面打着字。
     潇潇:「你到底怎么惹他了,气的一晚上都在念叨」
     十安:「我真就和他打了个招呼」
     潇潇:「怎么打的?」
     十安:「秦叔叔好啊」
     潇潇:「你觉得我傻吗/白眼」
     许十安翻个身,琢磨琢磨,觉得对未来老丈人还是要好一点,在微讯上翻几下,找到秦浩的微讯,备注是‘大恶人’。
     十安:「秦叔叔」
     然后出现一个红色感叹号。
     噫,那么胖心眼这么小。
     隔壁房间里,许锦靠墙坐着,怀里抱着一个大白熊,目光望着窗外夜景。
     本来是从姜禾那儿骗了一个比较旧的,姜禾好几次想要回去,最终买了个新的又换回去了。
     床上的手机亮着光,屏幕上面是一个提问界面。
     「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」
     从现在这个环境里长大,老爸老妈就不说了,许十安天天围着潇潇转,许锦一直觉得他们很闲,不知道有什么好的。
     有那时间不如多读几本书,多看几部电影,听几首好听的音乐……
     现在她忽然好奇了。
     下午在街上,看许青和姜禾落在后面,牵着手凑在一块儿嘀嘀咕咕,忽然意识到,父母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很久,几千个日夜里,都是彼此陪伴着一起度过。
     并且以后还会继续在一起,吵吵闹闹,或切磋一下,互坑一下,姜禾虽然不喜欢吃榴莲,但偶尔也会在超市买个榴莲味的小蛋糕给许青。
     过许久手机上出现一个弹窗,许锦余光瞄到,拿起来点几下。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一开始和他离得近时心里会砰砰的,跳得很快,然后,然后看着他耍些愚蠢的小聪明,也不拆穿他,就会很快乐。你有喜欢的人吗?」
     许锦想了想,好像没遇到过和人离得近了心里会砰砰的那种感觉,倒是和十安一起拿棍子追人家的时候很激动。
     她用一根手指挠挠头顶,低下头噼里啪啦九键打字。
     锦秀秀:「打架算吗?」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打架当然不算,那怎么可以算呢?」
     锦秀秀:「什么样才算?电视里那样?两个人在桥上大吼大叫我喜欢xx一万年,感觉很蠢的样子」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等你以后就知道了,电视里都假的,哪有那么多花里胡哨。不过一定要看清楚,现在很多人蔫儿坏,别被人骗了。」
     锦秀秀:「骗什么?」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骗你睡觉啊,现在年轻人很早就有打胎的什么的,太可怕了,千万要警惕」
     锦秀秀:「你被骗过?/吃惊」
    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,许锦感觉自己戳到人家的痛处了,有点内疚,打字想要道歉,她不是有意的。
     手机上又出现一个小红点。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没有,我老公特别好,和你说哦,那时候我和他在一起三年他都没碰我,试探了好多次,我都矜持地拒绝了,不到结婚不能乱来,这样的男人才靠得住」
     许锦愣了愣,低头回复道:「他不会生气吗?」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所以我才死心塌地喜欢他呀,我老公超好,后来领证了,因为有点特殊情况,他也大半年没有碰我」
     锦秀秀:「那个……可以说说是什么特殊情况吗?」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就很特殊的」
     锦秀秀:「身体原因?有什么病?还是什么?以后我也用这个理由」
     匿名回答:「也不是太特殊,就是我是古代人嘛」
     “妈!”
     许锦从卧室探出头,脸气得通红,“你能不能去睡觉?”
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 姜禾从电脑前回头,眼睛眨巴眨巴,“我就是怕你年纪轻轻给人骗了嘛……
     你看新闻上天天说大学生怎么怎么样,你就快要上大学了……”
     “不需要!”
     哐!
     许锦用力把门关上了,一头扑在床上,两条腿扑腾扑腾。
     怎么会有这种事啊!
     很后悔平时偷偷给他们点赞。
     再拿起手机,又有了一个回答。
     不游手好闲的青大人:「谢不邀,刚下飞机,纯路人,喜欢一个人就会很包容,不管野蛮暴力,还是不聪明,只要喜欢,这都会变成优点,如果被嫌弃的话可能就是没那么喜欢」
     许锦哀嚎一声,趴床上没动静了。
     —
     姜禾关掉客厅的电脑,转身回房。
     “谁智商不高?”她一脸不高兴地拿着手机走进来,危险的目光盯着许青。
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 许青怔了片刻,忽然抬手道:“停!等一下!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“差点忘了,你再看看。”他点点点放下手机道。
     “?”
     姜禾皱眉,低头看看手机。
     “你以为匿名了我就不知道是你?!”姜禾大怒,直接扑到床上去,“瞧不起谁呢!”
     “别闹别闹,关灯睡觉了,快点。”
     两个人打闹片刻,许青咔嗒关掉灯趴一旁装睡,一秒打鼾。
     姜禾哼一声,躺在另一侧也安静下来,想着以前的种种。
     那时许青经常毛手毛脚地试探,其实好几次都差点没坚持住,想着反正都睡一屋了。
     真的拒绝后,除了有点松口气的感觉,还有点小小的失落来着……究竟是什么时候放开的来着?
     姜禾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努力回想。
     不知何时,许青装的鼾声停下,卧室陷入安静。
     黑暗中有只小手轻轻捅了捅他的侧腹。
     “老公。”
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 “我要你助我修行!”
     许青一惊,差点从床上滚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