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六百一十章 必须调整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九月十五日,辰时。

     郑勋睿抵达南京兵部,正式上任。

     镇守太监方正化站在最前面,后面依次是南京户部尚书王铎等人。

     南京六部和都察院的办公地点在一起,都是紧靠着皇宫,其余的国子监等部门,距离也不是很远,当初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之后,将南京确立为留都,几乎保留了所有的部门,可后来朝中大臣提出异议,认为留都不用保留太多的部门,朱棣采纳了大臣的建议,裁撤了不少的部门,主要保留了六部、都察院以及国子监等部门。

     看见满脸笑容的方正化等人,郑勋睿也是抱拳和众人行礼。

     郑勋睿身为南京兵部尚书、参赞机务,上任之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听取众人的汇报,前任兵部尚书刘宗周早就离开南京,赶赴京城上任去了,没有办理移交的事宜,故而从理论上说,郑勋睿需要通过众人的禀报知晓南京以及南直隶的情况。

     尽管郑勋睿通过调查署以及徐佛家,已经掌握了南京和南直隶的情况,但听取众人的汇报,还是必走的程序,至少通过这个程序,展现自身的威严,让众人知道新任的兵部尚书已经正式上任了。

     进入兵部的官署,郑勋睿一眼就注意到了站在官房门口的诸多官吏,这些人的脸上虽然带着谦恭的笑容,给郑勋睿行礼,但表情有些麻木和无所谓,要知道南京兵部还是稍微忙碌一些的,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,说起来兵部官吏和其他的诸如刑部、礼部等等比较起来,还是要充实一些的,可惜兵部的官吏。表情看上去都不怎么样,都很是落寞和随意,那就更不要说六部和都察院的其他官吏了。

     这样的情况让郑勋睿担忧。其实他内心最为隐秘的计划,就是利用南京的皇宫以及六部。来搭建自己的班子,逐渐的确定今后需要的方方面面的人才,身为南京兵部尚书,在南京六部和都察院的基础至上搭建班子,不显山不露水,短时间之内不会引发朝廷的注意。

     而且郑勋睿的计划,是从中下层的官吏着手,他所欣赏和信任的官吏。基本安排出任六部的郎中、员外郎等等,这些官职几乎没有谁注意,更不会有谁争取这些职位的。

     出任南京兵部尚书的那一刻开始,全面的博弈已经展开,到了这个时候,还想着客气,那就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 兵部尚书的官房在最里层,自成一个小院落,里面包括会客室、书房、卧房以及办公的地方等等,地方虽然不是很大。但显得幽静,若是不知道的人到兵部来,绝不会想到这么幽静的地方。居然是兵部尚书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 进入会客堂,桌上隐隐的一层薄薄的灰尘,让郑勋睿再次皱起了眉头,连兵部尚书的官房都不能够打扫干净,难以想象兵部的诸多官吏一天到晚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 坐下寒暄了一会之后,户部尚书王铎首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郑大人,下官禀报一下户部的情形,今岁的赋税收入为七百二十万两白银,其中实际入库白银二百三十万两。入库粮食一百二十万石,折合白银三百六十万两。劳役折合白银一百三十万两,其支出的情况如下。。。”

     南京六部。除开兵部有一定的实权,其次就是户部了,严格说起来,户部官吏比兵部的官吏还要忙碌,他们不仅仅是负责南直隶府州县的开销,包括驻扎在南直隶的军队,还会帮助京城的户部核算相应的支出,很多时候是能够提出来意见建议的。

     京城六部的排名为吏部、礼部、户部、兵部、刑部和工部,但南京六部的排名不一样,为兵部、户部、吏部、礼部、刑部和工部,南京的兵部和户部排名在前面。

     至于说户部尚书王铎首先禀报情况,也在情理之中,尽管目前南京最有权势的是镇守太监方正化,可这只是私下里的实际情况,表面上的排名,方正化排在六部尚书、都察院左右都御史以及守备勋臣的后面。

     郑勋睿实际关心的是两件事情,第一件事情是南京庞大的官僚机构,到底有多少官吏,每年需要多少的俸禄,第二件事情就是南直隶各地驻扎的军队人数到底有多少。

     郑勋睿很清楚,自己到南京出任兵部尚书,处境很是艰难,皇上肯定有密旨,目的就是孤立他,若是按照正常的程序,兵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,管钱有户部,管人有礼部,管读书人有礼部,管军队的有镇守太监和守备勋臣,他这个兵部尚书可以到一边凉快去了,而且诸多的尚书、左右都御史等等,还会时不时的找麻烦。

     “。。。户部维系了南京以及南直隶的所有开销,一切都是平稳的,今后若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困难和问题,下官还希望得到大人的支持。。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脸上带着微笑,内心明镜似得。

     王铎的意思非常明确,户部的事情做的好好的,你这个兵部尚书就不要插手了,不过要是遇见什么困难了,譬如是钱不够了,那就需要你这个兵部尚书出面解决了。

     看样子南京的六部,都会是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 一个时辰时间过去,户部、吏部、礼部、刑部、工部和都察院全部禀报完毕。

     郑勋睿弄清楚了一件事情,南京的六部都察院等官府机构,一共有官吏一千二百余人,全年需要的俸禄折合银子二百多万两,相比较来说,按照户部赋税的收入,这点俸禄不算什么,但还有军队的开销,还有官府日常的开销等等,算起来这点赋税收入根本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 更加关键的是,这些赋税全部都是农业赋税,没有丝毫的商贸赋税,这也就意味着,南直隶的百姓承担了所有的赋税,那些富得流油的士大夫和商贾,不需要掏一钱银子。

     想想淮北,漕运总督府管辖的不过是四府三州,因为洪门收取保护费,等同于实际收取商贸赋税,每年赋税收入接近两千万两白银,若是将收取商贸赋税的办法推广到整个的南直隶,相信商贸赋税的收入,可以达到五千万两白银,那样该可以做多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 终于轮到镇守太监方正化禀报情况了。

     “郑大人,咱家说说南京京营和松江军营的事情,南京京营一共有六万军士,松江军营共有军士十万人,这十六万人,每年仅仅军士的饷银就是两百七十万两白银,这还不包括军地其他的开销。。。”

     方正化的诉苦,郑勋睿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 南京京营的军士,其待遇和京城京营的一样,寻常的军士每月二两银子的饷银,这二两银子还包括部分折合的粮食,至于说松江府的驻军,寻常军士每月只有一两银子的饷银,当然军士是不是能够完全拿到手,那是说不清楚的事情。

     方正化诉苦的意思,和王铎的一样,就是将困难和麻烦交给郑勋睿。

     此刻的郑勋睿,就好比是一个救火队长,南直隶所有的麻烦事情,都需要他出面来处理,至于说具体的决策等等,人家早就做好了,不需要关心了。

     接近午时的时候,所有的禀报全部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站起身来,看着众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本官刚刚到南京上任,尚需要一定的十日熟悉情况,这南京六部、都察院、国子监、锦衣卫等等的事宜,都按照以前的办理,有什么困难和问题,诸位请自己克服,本官不耐烦管理那么多具体的事宜,不过有一点本官要提醒诸位,这南直隶的大事情,本官还是需要知晓的,若是本官不知道,事情却做出来了,那就不要怪本官不客气了,本官身负皇上重托,参赞机务,可以临机决断,要真的出现大事情了,哪怕是在座的各位,本官也不会客气。”

     “当然了,本官知道南直隶的情况一向不错,本官在淮安的时候,就感受到了,本官希望诸位能够尽心尽力,不辜负皇上的重托,做好所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 酒宴安排到礼部所属的醉仙楼,醉仙楼属于南京著名的江乐十楼之一,紧靠长江,富丽堂皇,史称金陵十六楼。

     礼部还专门安排了富乐院的女子来助兴。

     这样的安排,在其他人看来是正常的,没有直接安排到秦淮河去算是不错了,不过在郑勋睿看来,却是不正常的,南直隶的富庶是不错的,但关键看哪些人富庶,无非是士大夫和商贾,还有诸多的官吏,老百姓依旧是贫穷困苦的,只能够勉强度日,如此的情况之下,到醉仙楼大吃大喝,总是不合适。

     酒宴的气氛一般,大概是郑勋睿的那些话语,让众人听到了不一般的意思。

     郑勋睿频频举杯,脸上带着笑容,与每一个参加酒宴的人都碰杯了。

     此时的郑勋睿,心思早就想到其他地方去了,他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本事,得不到支持也无法在南京施展手脚,所以说下一步的关键,就是需要安插自己的人进入到六部和都察院,只有这样做了,才能够逐渐开始掌控整个的南直隶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