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四十五章 友谊和原则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因为张溥的提前离席,酒宴最终不欢而散,不过所有人对郑勋睿的看法都不一样了,特别是那句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”,明明就是在提醒愤怒离席的张溥,要注意个人的气度,不能够因为小有名气,就忘乎所以了。

     对张溥有这等看法的,还有杨彝和顾梦麟两人,两人的年纪毕竟不一样,过了年少轻狂的时期,看问题深刻很多,他们欣赏张溥的才干和勇气,但对于张溥的有些脾气,隐隐看不惯,特别是张溥表现出来的权力*,让他们更是担心。

     反观郑勋睿,表现从容得体,不亢不卑,在原则问题上面丝毫不让步,这才是真正的气度,也是能够成大事的必然品质。

     郑勋睿一点都不后悔,原则问题上面,他是坚决不会让步的,志同道合者才能够真正在一起发展,和张溥这样的人打交道,可以一起喝酒吟诗,可以一起去青楼妓院,但千万不要合作,不要有利益上面的纠葛。

     但郑勋睿对其他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 他早就注意到了,面对张溥的时候,杨彝和顾梦麟的态度不一样,并非是那种崇拜和狂热,至于说杨廷枢,也许这个时候想到的是酒宴上面的冲突和沮丧,暂时想不到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 吴伟业是张溥的学生,肯定是支持张溥的,吴昌业年纪不大,暂时不会明白冲突发生的真正缘由,情感上面肯定是支持张溥的。

     回到房间,尚未来得及洗漱,敲门声就响了。

     打开门,一脸沮丧的杨廷枢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 “淮斗兄进来坐,不必如此沮丧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合则来不合则分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 杨廷枢叹了一口气,进入到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 “我也是有些埋怨天如兄的,明明是大家一起吃饭喝酒,可以吟诗作画,偏偏说什么复社的事情,就算是想着说到复社,也要选择合适的机会,哪里有刚刚见面,就想着拉拢人家进入复社的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的脸色变得严肃,对于杨廷枢,他的态度是不一样的,有些话必须要说透。

     “淮斗兄,就算是机缘合适,就算是天如兄再次邀请我加入复社,我也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 “为什么,难道郑氏家训真的有要求吗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微微摇头,这一下,连杨廷枢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了。

     “淮斗兄,你我之间情同手足,有些话,在你的面前我是要说出来的,你是应社之成员,可你是否注意过,你我交往这么长时间,我是否问过你有关应社的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 杨廷枢想了想,郑勋睿还真的没有问过。

     “我之所以不问,是因为本来就有不同之看法。”

     “结党结社,本来是志同道合的诸多人联合在一起,形成强大的力量,从学术讨论到议论时政等等,社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,必然要发出自己的声音,提出自身之见解,甚至是有关朝政时局发展之措施,这些声音不可能被他人忽略,也不允许被他人忽略。”

     “我并非是反对结党结社,若是有着一个杰出的领导人,学识渊博,高瞻远瞩,冰清玉洁,胸中有乾坤,如此结成的社党,能够发出正确的声音,乃是国家之福气,可反过来说,领导人在社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,开始想到了权势,开始想到了掌控权力,甚至开始想着左右朝政,开始自以为是,这样的社党,发展到最后是什么结局,某就不想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 “此外,任何的一个社党,都不敢保证加入者是高风亮节之君子,定是有卑微龌龊之小人趁机混入的,社党想着要好好的发展,就必然需要实行自我清理,将其中的不合格之徒清理出去,让社党保持纯洁性,唯有这样,才能够算是真正成功之社党。”

     “这就好比是名门望族,为什么能够延续千年之久,家训为什么会不断出现变化,皆是需要适应时代之变化,若是固守成规,衰落就是必然的。”

     “天如兄的影响很大,我也佩服他的才学和能力,可今日发生的事情,令我失望,如此的小事情都不能够忍,不顾及他人之颜面,想到的就是自身的怒气,自身的尊严,这样的气度,怎么可能真正的领导一个庞大的社团。”

     。。。

     杨廷枢的脸上,有震惊,也有思索,震惊的是郑勋睿有着如此深厚的认识,思索的是应社以及如今的复社,想到更多的是张溥之表现,的确,依照张溥今日的表现,如此的气度想要领导庞大的社团,最终的结局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 当然杨廷枢的思维,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发生改变,他需要一段时间的思索,和郑勋睿之间能够达到情同手足,是因为志趣相投,可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志同道合,那就真的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 “清扬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不过应社和复社,如今都是发展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微微摇头,他清楚杨廷枢的想法,一时半会是改变不了的,不仅仅是杨廷枢,还有很多的读书人,想法都是难以改变的,这已经成为了一股风气,必要的时候,只能够用另外的方式来取代。

     “淮斗兄,对应社和复社之评论,我不敢妄下,应社成立也不过几年时间,况且如今之影响慢慢淡化了,复社成立的时间更是不长,目前还难以看出来什么端倪,故而我也没有资格做出评价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对应社和复社的情况,怎么知道如此之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 “我是读书人,应社和复社的影响如此直达,我岂能不关心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代早就过去了,如今的读书人,怕是很少有人不知道应社和复社了。”

     说到这里,杨廷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 “清扬,你总是能够让我吃惊,真想不到你如此的年纪,能够知道那么多的事情,你先前所说的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,我是牢牢的记住了,也不知道天如兄临走之际,听见这句话,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 杨廷枢离开之后,郑勋睿陷入到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 明末的党争无时无刻不存在,已经成为朝廷之中的癌症,根本消除不了,尤为突出的是阉党、东林党和浙党之间的争斗,为了能够获得最大的权力,为了自身的派系能够很好的发展,想方设法打压对手,你方唱罢我登台,更加令人恐惧的是,党争绑架了民意,绑架了社会的精英,一切都是为了自身之利益,至于说国家的利益,老百姓的死活,他们根本就不关心,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 明末存在的问题太多了,想要扭转局面,不从根子上下功夫,那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,而要从根子上面努力,就必然要亮明观点,建立起来一种全新的秩序,这个过程之中,首先面临的问题,就是同所谓的东林党、浙党、复社甚至应社等等,展开争锋相对的斗争。

     当然,想要做到这一步,还有很多的准备事宜。

     郑勋睿知道,凭着个人的力量,做不到这一步,就算是你有着苏轼的才华,也是白搭,唯有手中掌握了实力,才可能开始真正的抗争。

     相比较来说,复社和应社很好对付,也很好分化瓦解,毕竟都是读书人,没有那么坚贞的意志,也没有那么强硬的实力,难度大一些的是东林党和浙党,他们在朝廷之中有着强劲的实力,算是真正掌控了权力。

     不能够过于的着急,也不用过于的着急,路总是要一步一步走。

     敲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,郑勋睿有些奇怪,难道是杨廷枢再次来了,还想说些什么,不过这次敲门的声音有所不同,似乎有些谨慎。

     打开门,看见杨贺站在外面,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 “进来坐坐吧,今日发生的事情,你也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 “属下来找到公子,就是想着说说刚刚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 “哦,你是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一边倒茶,一面扭头询问杨贺。

     “属下是支持公子的,属下虽然不是读书人,也觉得杨公子的这些朋友,酸的要命,说不到什么实际的东西,公子关心军户的死活,可这些读书人,根本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 “杨贺,你是不是觉得我今日的举措,有些唐突了,大可不必得罪张溥的。”

     杨贺显得有些局促,少有的脸红了,他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 郑勋睿的内心有了一丝丝的感动,想不到仅仅结交了几天的杨贺,都知道提醒他不要树敌太多,为人要懂得圆滑了。

     “杨贺,谢谢你的提醒,不过今日发生的事情,在任何时候,我都不会改变态度的,有些事情,牵涉到原则了,那就必须要维护原则,若是放弃了原则,一味的迎合他人,这样换来的不是友谊,跟不是手足情深,而是利益上面的交换。”

     杨贺抬头看着郑勋睿,脸上出现略微吃惊的神情,这个时候,他绝不会将眼前的郑勋睿看作是少年郎了,这是一个有原则、志向远大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