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三百七十章 决不退缩(2)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洪承畴是蓟辽督师,按照侯询的意思,当然是让洪承畴统一指挥抗击后金鞑子的事宜,从职务上的安排来说,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让人无法反驳,若是按照这样的理解,那么辽东和复州的所有事宜,都由洪承畴具体负责了,也就是说洪承畴可以直接插手郑家军的所有事宜,而且是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 真的到了这一步,郑家军肯定会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 洪承畴只要下达命令,要求郑家军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收复盖州、耀州和海州等地,那么就可以将郑家军送上不归路,要知道这些地方,都是被皇太极视为要害之地,绝不能够出现任何问题的,一旦郑家军进攻这些地方,那么皇太极肯定会倾尽全力,与郑家军作战,目前的情况之下,郑家军的实力与后金鞑子相距甚远。

     至于说辽东方面,郑勋睿可以肯定,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,洪承畴依旧会驻扎在蓟辽督师府,不会去收复大凌河城,到时候就算是有人诘问,洪承畴也很好推脱,他是蓟辽督师,有着统一的安排,这都是战术,其他人无权过问。

     历史上的卢象升,就是这样被玩死的,率领五千军士迎战数万的后金鞑子,最终是全军覆没,本人也丧命。

     前车之鉴,郑勋睿岂会上当。

     不过郑勋睿也不想和皇上翻脸,毕竟他需要朝廷的稳定,那样很多的事情才能够逐步的铺开,真正等到他实力增强的时候,对这样的争论和算计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侯大人之建议。臣觉得有一定之道理,不过未能够深入到前沿,未能和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,凭着个人之理解提出此等的建议,臣以为太过于儿戏了。若是有机会,臣倒是建议侯大人到复州等地去看看,看看当地是什么情形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之后,宫内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 郑勋睿没有停止说话,他要将道理说明白。

     “《淮南子》晏子使楚,晏子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话。橘生淮南则位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,叶徒相似,其实味不同,所以然者何。水土异也。此段话的意思,臣就不用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 “皇上,臣记得很清楚,嘉靖年间,戚家军剿灭倭寇,夺取了赫赫战功,之后驻守北方,草原部落更是不敢北望。当年朝中也曾经有人不服气,认为戚少保没有什么了不起,换其他人来指挥戚家军。效果也是一样,殊不知此等的建议,等同于毁灭戚家军,戚少保一生忠心耿耿,戚家军取得的战绩前无来者,事实已经说明了这一切。臣不知道时至今日,朝中为什么会再次出现此等幼稚之看法。”

     “郑家军之骁勇。得益于皇上之重视,皇上赋予臣信任。让臣训练郑家军,郑家军所有将士,感激皇上之信任,奋勇杀敌,不畏生死,故而能够战胜后金鞑子。”

     “臣如此年轻,身居高位,无时无刻都是战战兢兢,生怕辜负了皇上之信任,故而时时刻刻要求郑家军诸多将士,奋勇杀敌,保家卫国,护卫我大明之江山。”

     “郑家军数次战胜后金鞑子,尽管说剿灭后金鞑子近三万人,可自身也付出了两万将士阵亡之惨重损失,迄今为止都在恢复之中。”

     “臣想到朝廷之艰难,想办法筹集军饷,维持郑家军之开销,从未向户部伸手讨要军饷,时至今日,臣已经是精疲力竭,可依旧不愿意增加朝廷之负担。”

     “臣忠心耿耿,一心为了大明之天下,效忠皇上,绝无半点异心。”

     “臣以为,朝中若是有人怀疑臣之忠心,大可直接提出来,只要是找到蛛丝马迹,臣愿意接受任何之惩戒,绝无怨言,可若是想着莫须有,怀揣其他的目的,想着攻讦臣,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,臣也是绝不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 。。。

     郑勋睿的一番话,说的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 温体仁的脸上露出略微吃惊的神情,张凤翼和杨一鹏的脸上则露出了些许的笑容,钱士升和侯询的脸上,已经是青一块白一块。

     郑勋睿说完之后,皇上马上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郑爱卿之忠心,朕是知晓的,朕多次听到郑爱卿辛苦筹集军饷是事宜,朝廷如此的困难,郑爱卿能够体谅,这等的忠心,值得朝中文武大臣学习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低下头,没有看皇上,也没有看其他人,这个时候,他想到了高起潜,看来前面所做的工作,关键时刻起到作用了。

     统一指挥权的事宜,不能够在这里讨论,若是真的展开讨论,那肯定是由洪承畴统一指挥的,他郑勋睿不过是漕运总督,不可能统筹协调辽东和复州的事宜,最好的办法,就是各自指挥一块,看看谁能够取得更大的战功。

     话已经说开了,郑勋睿相信,这个时候,没有谁会再次提出统一指挥权的事宜了。

     皇上说完之后,张凤翼跟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皇上,臣以为郑大人所言甚是,去年和今年,后金鞑子屡次遭遇失败,短时间之内,应该是不敢觊觎我大明边关了,臣以为朝廷要抓住这一段平稳的时间,全力剿灭流寇,稳定内部,让百姓能够安居乐业,只要内部彻底稳定下来,朝廷就可以计划剿灭后金鞑子的事宜了,臣之建议,请皇上三思。”

     张凤翼的这个建议,其实是得到朝中绝大部分的大人赞同的。

     稍稍分析局势,就可以得出这样的意见来,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 皇上脸上出现沉吟的神情,显然是难以一时间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 这个时候,温体仁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皇上,臣以为张大人之建议可行,河南、山西和湖广等地传来消息,流寇再次开始肆掠,让地方百姓不得安宁,河南大部分地方,去年也遭遇到灾荒,百姓流离失所,衣不蔽体食不果腹,朝廷应该在辽东暂时稳定之时,着力解决流寇肆掠之问题,让百姓能够稳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 “至于说辽东和复州等地,臣建议,洪大人负责辽东之事宜,兼顾宣府、大同、蓟州和天津等地的防御,郑大人负责漕运之事宜,兼顾登州和莱州,以及复州等地的防御事宜,如此的分工,殊为合理。。。”

     温体仁还没有说完,洪承畴的脸色就变化了,他本以为今日的朝会,可以得到很大的利益,给与郑勋睿沉重的打击,想不到自己不仅仅是什么都没有得到,反而要失去对登州和莱州等地的指挥权。

     到了这个时候,洪承畴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反驳温体仁的建议。

     当年剿灭流寇。,郑勋睿率领郑家军,已经取得辉煌的胜利,将流寇压缩在河南境内,自己接手继续剿灭流寇,等同于摘桃子,可惜桃子没有摘到,反而让流寇逃脱了。

     之后直接面对后金鞑子,却让后金鞑子从宣府进入关内劫掠,那一次是曹文诏承担了所有的责任,可看看郑勋睿,人家数次打败后金鞑子,不到一年的时间,斩杀三万后金鞑子,生擒后金的武英郡王阿济格,以及贝勒阿巴泰,如此辉煌的战绩,让众人服气。

     面对这样的局面,洪承畴若是还想着争权夺利,怕是被皇上看轻,也被朝中诸多大人看笑话了。

     洪承畴看向钱士升和侯询的眼神,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 钱士升和侯询,已经低下头,这个时候他们也无法说出来其他的意见建议,他们明白,郑勋睿肯定在背地里做了不少的准备,否则局面不会出现逆转。

     终于,皇上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温爱卿和张爱卿,你们是内阁首辅和内阁次辅,朕是很看重你们之建议的,今日朝会讨论之事情,内阁商议之后,呈奏上来。”

     皇上没有直接表态,这让郑勋睿明白了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 不管怎么说,钱士升和侯询的目的没有达到,当然郑勋睿也清楚,他想着直接控制登州和莱州的事情,基本也是不大可能的,这说不通,他只是漕运总督,突然插手登州和莱州的军务了,让朝中的大人怎么看,让洪承畴这个蓟辽总督的脸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 郑勋睿也没有这样的想法,他只是想着能够控制蓬莱城以及水师就达到目的了,他的势力范围,目前只能够兼顾到陕西、淮北以及复州等地,这已经是他的极限,陕西驻扎五千郑家军将士,蓬莱驻扎五千将士,复州驻扎一万将士,计划招募一万五千军士,淮北驻扎一万五千将士,严格说起来,陕西和复州等地驻扎的将士,人数是明显不足的。

     郑勋睿最为担心的就是陕西,那里毕竟是流寇的老巢,防御上面稍有疏忽,就有可能遭遇到流寇的侵袭,一旦流寇的势力足够大,他们会铤而走险,回到陕西去找寻机会的。

     复州方面也不能够有丝毫的疏忽,谁知道皇太极下一步是怎么考虑的,会不会将旅顺和复州等地当作重点。

     今日的朝会之后,想着辽东和复州两地协调对付后金鞑子,基本没有可能了,或许辽东陷于危险之中的时候,郑家军可能出兵救援,但复州方向出现危险,洪承畴怕是不会出兵救援的。(未完待续)